热门搜索:  test

在加油站买了牛奶对付着吃了早饭他们便继续极速赶路

时间:2018-11-09 10:23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因为浴室里面不断的传来砰砰砰的声音,甚至还有苏锐的闷哼声。
 
    “苏锐,你没事吧?你是不是滑倒了?”周安可连忙跑到浴室门口问道,俏脸之上写满了担忧。
 
    “没事没事,我在练功,我在练功。”苏锐疼的龇牙咧嘴,事实上他想趁着洗澡之前的时间,练习一下司徒远空所传授的那七个动作。
 
    不过,在浴室里这样练习,让这动作的难度陡然间增大了许多。
 
    苏锐倒是毫不在意这些难度的增加,仍旧摔的不亦乐乎。
 
    想要练成那七个动作,还不知道得摔成什么样呢,虽然苏锐现在连五分之一个动作都无法完成,但是他相信,司徒远空能够做到的事情,他也可以做的到。
 
    他还偏偏就和这七个动作较上劲了呢!
 
    等到苏锐洗完澡从浴室中走出来,周安可已经坐在床上了。
 
    她靠着床头,紧紧的贴着里侧,足足一米八宽的大床,愣是被留出了一米四的空间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出来,周安可的俏脸登时就红透了,轻声问道:“洗完了吗?”
 
    没洗完能站在这里吗?
 
    “洗完了。”苏锐哭笑不得的答道,他能够看得出来,周安可是真的紧张,否则也不会问出这句废话来了。
 
    “你刚刚在练什么功啊?感觉摔了好多次啊。”周安可担忧的问道:“疼不疼?”
 
    “不疼,那是在捶打身体。”苏锐笑着编了个理由。
 
    摔个一下两下确实不怎么疼,但是如果摔几百上千下,那可就浑身都要疼的散架了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还没睡呢?”苏锐望着周安可那通红的面庞,问道。
 
    身穿白色睡裙的周安可,就这样坐在一片大红色的床单被褥之间,真的是美不胜收,好像是穿着一身简约嫁纱的新娘,含苞待放。
 
    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有点加速,他连忙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事实上,他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也是问了一句废话。
 
    他在里面砰砰砰的摔倒,周安可又怎么可能睡得着?那样也太没心没肺了吧?
 
    “我现在还不困。”
 
    周安可本来想说“我在等你”,结果话到了嘴边却成了这个样子,她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没用。
 
    “早点睡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件浴袍盖在身上,便躺在了沙发上。
 
    估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他每次来到莲塘镇,这个沙发都是他的落脚地了。
 
    周安可抿了抿嘴,紧紧攥着拳头,给自己打了打气。
 
    好几秒钟之后,她才终于说道:“苏锐,床上的空间很大,要不你上来睡吧。”
 
    一口气说完!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周安可简直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!
 
    这种感觉真的是惊心动魄!
 
    对于周家大小姐而言,这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心动!更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主动!
 
    她知道,自己并不是在主动的勾引苏锐“上床”,而是本能的想要主动一些,本能的想要离他近一点!
 
    苏锐微微的笑了笑,还是说道:“安可,没事的。”
 
    这个水莲一样的姑娘,让苏锐本能的想要好好呵护她。
 
    “嗯,那好吧。”
 
    见到苏锐这样说,周安可也没再坚持,毕竟她和秦悦然相比,可谓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。
 
    后者看穿了苏锐的“小受”本质,知道这个家伙从来不会主动,因此为了“睡了”苏锐,甚至不惜给对方下药,而周安可则是完全相反,她甚至比苏锐还要更加的不主动,虽说今天晚上难得的主动了一回,但是这种主动和秦悦然比起来,实在是差了太远太远。
 
    所以,此时的周安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甘心,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遗憾。
 
    不过,听着苏锐很快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,周安可的那点小遗憾还是瞬间烟消云散了。
 
    对于她而言,这种同处一室的相处已经让她感觉到非常的难得了。
 
    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他,闭上眼睛也能听到他的声音,这样的感觉,真好。
 
    周安可侧过身子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苏锐,完全不想闭上自己的眼睛。
 
    她想要一直这样看着他,哪怕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便好。
 
    房间里很静谧,周安可站起身来,轻轻的关上了灯,但是她那如水的眸子却在夜色里面更加的明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苏锐真的有一种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睡的十分香甜的本领,即便是在树枝上,他也能靠着树杈睡一夜,更别提这柔软的沙发了。
 
    再加上练习那七个动作所带来的疲惫感,让苏锐一觉睡到了大天亮。
 
   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得出来,苏锐的心真的够大……周安可在两米之外的床上辗转反侧到半夜,他愣是没有意识到。
 
    要是被李大雷知道了苏锐在这个晚上的所作所为,还不得大骂苏锐不是男人?一个大美人儿就睡在旁边,你居然能够把人家当成空气!
 
    苏锐醒来,发现周安可正窝在大红的被褥之间,睡的香甜。
 
    苏锐完全不知道,周安可其实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直到半夜,最后眼皮沉重的睁不开了才作罢。
 
    洗漱完毕,苏锐想要走出房间,结果却发现门仍旧是被从外面锁上的,这顿时让他哭笑不得。
 
    实在没办法,他才给周显威打了个电话,让其火速前来支援。
 
    他可没时间等明洁主动来开门,毕竟在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。
 
    等到周显威把门打开,苏锐深深的看了仍旧窝在床上的周安可一眼,微微一笑,便转身离开了。
 
    不知道这姑娘梦里遇到了什么好事,竟然睡觉的时候都挂着笑容。
 
    周显威和苏锐连早饭都顾不得吃,便朝院子外面走去。
 
    “大哥,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?累吗?”
 
    周显威笑眯眯的问道。
 
    苏锐当然知道这货说的是什么事,没好气的回答:“还有你这样当哥哥的?”
 
    “还不是因为我这不是有个好妹夫吗?”周显威哪里还像个当哥哥的样子: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妈她干得漂亮啊,还特地把门从外面锁上,这是做了我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啊。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就不能做了?”苏锐冷笑:“我看这天底下就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我怕你六点钟。
 
    在加油站买了牛奶,对付着吃了早饭,他们便继续极速赶路,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后,他们便抵达了同昌市的高速出口了。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表,微微一笑:“车技还可以啊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必然的。”周显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:“我以前在秋名山混过。”
 
    也不知道这货说的是真是假。
 
    “你这是在扯淡,但我是真的在秋名山呆过一个月的。”苏锐忽然开口了,目光之中露出了微微回忆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“我也呆过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王莹武忽然开口了。
 
    这次,轮到周显威不淡定了,他完全没想到,自己随随便便吹个牛-逼,居然引出来两尊大神!
 
    要知道,秋名山的赛道在整个亚洲都非常有名,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堪称魔鬼公路,非常考验车技,一个不小心就是车毁人亡的境地。
 
    苏锐说他在秋名山呆过,周显威还有点相信,可是,后面那个看起来瘦削寡言的王莹武,居然也在那里赛过车?
 
    这简直难以置信。
 
    “你是不相信我们,还是不相信你自己?”苏锐看穿了周显威的疑惑,笑呵呵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时候你们能去秋名山给我正儿八经的赛一场,我就相信了。”周显威说道:“再说了,那里不是都有积分的吗?只要报出你的代号,积分就自动显示了。”
 
    “没问题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一笑,算是应下了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