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  test

那是当然的了大哥三教九流的人你都得认识

时间:2018-11-09 10:29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自由恋爱?
 
    李大雷看起来一脸的背上与难过,但是实际上却满是期待的望着自己的父亲,等待着他做决定。
 
    李连玉沉思了一下,说道:“儿子被打了,我这个当父亲的,自然要出头,我马上联系一下公安-部门,给大雷的伤情做鉴定。”
 
    “还做什么鉴定啊?直接派人打上周家不就行了吗?”李玉莲说道:“李连玉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底下养着一帮子人!”
 
    “你给我闭嘴!”李连玉的表情立刻便凝重了起来:“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乱说!”
 
    “我哪里乱说了?”李玉莲在愤怒的关头,根本管不了那么多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和宁四爷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给我闭嘴!”李连玉的一张脸登时就黑了下来!
 
    有一些事情,根本不是自己老婆想象的那样!
 
    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有点脑子吗?怎么什么都可以乱讲?
 
    她难道真的不知道,自己之所以和那些人有往来,根本不是出于自己的私利,而是为了上面!
 
    为了上面懂不懂!
 
    他是别人的代言人!
 
    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够说出来的!而且,跟女人家也说不明白这种事情,怎么解释她们都理解不了。
 
    况且,李连玉根本就不想解释。
 
    看到丈夫忽然发火了,平日里嚣张的李玉莲被吓了一吓,顿时开始哭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李连玉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,我平时对你那么好,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敢吼我,你居然敢吼我……”
 
    李玉莲的哭哭啼啼让李连玉感觉到非常的头大,他看着这个不知道轻重的女人,没好气的说道:“管住你的嘴巴,否则你这张嘴总有一天会害死我们一家的!”
 
    听了丈夫的话,李玉莲的哭声立刻就止住了,但是还在不断的抽泣着:“我不管你怎么想,儿子受了那么重的伤,都快破相了,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!”
 
    “我也没说不给儿子报仇!”李连玉又加重了语气。
 
    “那你快点拿出个态度来!”李玉莲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。
 
    李连玉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,他还是能够分得清楚轻重的,知道此时不是吵架的时候。
 
    “如果不是必要的话,我是不想惹到莲塘镇的周家的,这个家族很有底蕴,但是……”李连玉停顿了一下,道:“既然他们敢把大雷打成这个样子,我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,我会与当地的公安机关交涉,打人者必须要接受惩罚。”
 
    “这太轻了!”李玉莲还是不满意:“他们把大雷打成了这个样子,如果就是关几天再罚点钱,我可不同意!我看你就是不疼咱们儿子!”
 
    “妇道人家懂个屁!”
 
    李连玉真是要被自己的媳妇给气死了,他当然也心疼儿子,当然也非常的气愤,但是,有些话根本不能放到明面上说!对媳妇也是一样,只能让她去心领神会!
 
    就像是他现在是让公安机关出面,表面上周家的打人者会被关几天,然后赔偿一大笔钱,但是李连玉背地里难道就不能做些别的事情了吗?
 
    李玉莲这种催促,让李连玉非常的不爽。
 
    然而,媳妇一直都是这样的风格,他早就习惯了。
 
    点了一支烟,深深的吸了几口,李连玉准备给同昌的公安局长打个电话。
 
    自己的儿子受了伤,自然得需要公安局长亲自督办此事才可以。毕竟那个土豪周家也不是好相与的,得当地的公安机关配合才可以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车驶进了凤鸣苑。
 
    这自然就是苏锐乘坐的车子了。
 
    车子才刚刚开进小区不久,便有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衫的女孩跑过来,看起来像是在晨练。
 
    周显威把车窗放下来,然后给这姑娘挥了挥手。
 
    苏锐觉得很出乎预料,不禁问道:“千万不要告诉我,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干脏活累活的人啊。”
 
    “就是她啊。”周显威满脸都是得意:“都是以前一起打混的老朋友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看着这个姑娘,虽然穿着运动装,但是却完全没有清纯的感觉,反而给人一种风尘的味道。
 
    老朋友?
 
    于是,他一脸蛋疼的看了看周显威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“小紫,好久不见了,今天辛苦了。”周显威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哎呀,周少,您可是我们那里的大客户,能够为你效劳,真的是太荣幸了。”这风尘姑娘的声音之中明显带着发嗲的意味,不停的在给对方抛媚眼。
 
    周显威的手在这姑娘的身材上面比划了一下,然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一段时间不见,身材又好了很多,是不是被人开发过了啊?”
 
    “那怎么可能,都给周少你留着呢。”这个姑娘的声音已经带着媚意了。
 
    苏锐真想把耳朵堵住,而王莹武也是转头望向了窗外。
 
    这姑娘趴在车窗上面,看了看后排的苏锐和王莹武,不禁说道:“周少,后面都是你的朋友吧?看起来他们有点羞涩呢,什么时候带到我们那里去玩玩?”
 
    “羞涩?”听到这姑娘如此形容苏锐和王莹武,周显威登时就忍不住笑了:“你说的没错,他们确实很羞涩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心中登时有一千万头神兽奔腾而过。
 
    “周显威,你想死吗?”昌市,都能有周显威认识的三-陪女郎,苏锐也真的是要彻彻底底的服了这货了。
 
    周显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:“那是当然的了,大哥,三教九流的人你都得认识,这样说不定在什么时候,就能帮得上我们的忙了。”
 
    “呸。”苏锐直接啐了一口。
 
    “锐哥,我可是跟你保证,我是清白的,我从来没和她们发生过任何关系,顶多是打过几次麻将而已。”周显威说道:“她们倒是想要把我推倒,但是我也从来没同意过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看你可不像这种样子。”苏锐鄙视的说道。
 
    周显威长叹了一口气:“唉,心里有座坟,葬着未亡人啊。”
 
    他看似在以调侃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来,但是苏锐听了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也微微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总有太多的花儿,在过往的风中或凋零,或吹散。
 
    “不提这个了,下车吧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率先推门下车。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